L O G O

热线电话:+86-0000-96877
最新资讯

对此

2020-03-10 16:36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忆往昔,*st新亿总经理庞建东曾于2016年7月7日对投资者解释公司重整计划称:“重整投资人向公司支付了14.47亿元的股份受让价款,扣除用于清偿债务的8亿元外,其余的6.47亿元在支付重整费用和共益债务后结存公司用于公司的后续生产经营。”

在公司实际控制人不断变换的过程中,*st新亿被市场视为一家拥有壳资源的上市公司。而之所以有股东买入,主要是相中了公司的未来重组概念。但没想到会因为停牌而被迫滞留,无法卖出离场。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5家2015年成立的公司中就包括小股东质疑有“中技系”背景的重整方之一恒瑞丰泰。公告显示,该公司成立日期仅为2015年11月23日,可以说,该公司的成立时间非常赶巧,恰好能够参与*st新亿的重整。

据一位熟识*st新亿的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介绍,公司一直经营不善,资金紧缺,正因此,公司不断更换办公地点,公司实际控制人和高管也在不断换人,最后,公司才搬到了边境小城。

为此,上交所特地向*st新亿发出问询函,要求公司对办公地一事做出解释。对此,*st新亿解释称,公司工商注册地址为辽塔赣商大厦,目前大厦已基本完工,但因大厦周围的配套设施尚不完善等原因,公司为开展工作的方便,暂未搬入该地址办公。并称已在工商注册地址旁的塔城市辽塔新区办公楼二楼设立了办公场所,保障了公司日常工作的顺利开展。

事实上,被质疑注册地的还包括*st新亿。2016年初,公司多位股东曾去*st新亿办公地塔城找公司领导层商谈,但这些股东发现,公司公告中所示的办公地“新疆塔城地区塔城市巴克图路六和广场辽塔赣商大厦”竟是一栋未完工的大楼。

亿元;韩真源公司、陶勇、陶旭(以下合称:担保方)为交易对方向公司返还预付资金义务提供担保;因交易对方拒不返还资金,公司与交易对方及担保方在法院主持下达成协议,以韩真源公司91.95%股权对应的资产代偿预付资金及利息合计5.85亿元。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在*st新亿的注册地空置事件爆出一年多之后,《证券日报》记者于2017年下半年来到*st新亿办公地。但记者并未在办公地点见到*st新亿董事长、总经理、董秘等高管在此地办公,仅在六楼见到了一位公司后勤主任。

《证券日报》记者查阅*st新亿2015年12月4日发布的公告发现,公司有12家单位组成的联合体。其中,有5家公司是于2015年成立的。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同时庞建东强调称:“6.47亿元重整款实际相当于全体股东享有了该笔资金。”但是,在庞建东上述发言之后的一年半时间里,高达6亿多元的款项已经所剩不多,截至2017年三季度末,上述6.47亿元账面货币资金仅剩100万元。

但公司股东按照公告地址寻找时并未发现“辽塔新区办公楼”,只找到门口挂着“巴克图辽塔新区管理委员会”标牌的办公场所。而该地的管理人员表示此处仅有一家物流公司,没有其它公司。

同时,韩真源公司也因此而被查个底掉。据报道,韩真源公司于2001年注册,注册资本2016年年底变更前仅为100万元。该公司地产业务在喀什地区喀什市开展,分为“开源市场”和“老市场”两块,资料显示其所有房产及土地使用权已全部被抵押,期限不等,共获得抵押款0.99亿元。

免责声明:

可喜的是,*st新亿在2018年初曾“预计2017年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与上年同期相比,将实现扭亏为盈”。

而替代深圳昌茂成为新投资方的贵州恒瑞丰泰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恒瑞丰泰”)借此机会插队参与*st新亿的重整。但据公司股东向媒体爆料称,这两家公司都与“中技系”有关联。该股东称,新加入的恒瑞丰泰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为李陆军,而李陆军是四维控股董事会秘书,四维控股曾为“中技系”旗下上市公司的背景也被媒体同时指出。报道显示,2008年至2010年,四维控股董秘确为李陆军,但并不能证实两个“李陆军”为同一人。

今年1月底,公司发布公告称,前期通过预付货款或者出借资金等方式,向鹏程旭工贸、中酒时代、震北商贸以及上海聚赫(以下合称:交易对方)支付资金合计约5.5

据公司后勤主任向《证券日报》记者介绍:“*st新亿在辽塔赣商大厦租了两层楼,一个是六楼一个是七楼。”但是,记者在六楼逗留期间,整个楼道在上班期间并无一人走动,显得颇为空荡。离开六楼后,记者来到了公司租的七楼,该楼层,记者仅看到了一个空空如也的楼层,基础装修也未完成,办公室和办公座椅一概皆无。

所有资产已被抵押,且估值不足1亿元的韩真源公司居然用91.95%股权便抵消了*st新亿5.85亿元的资金。对此,公司的小股东质疑公司的上述交易存在利益输送的嫌疑,并要求证监会严查。

除了对*st新亿重整方疑有“中技系”背景外,小股东还提出质疑重整方之间另有“猫腻”,该股东质疑,重整方大部分为自然人控制的股权投资公司,而且有半数公司注册时间在2015年之后。从发布重整案投资人遴选文件到确认重整方,间隔仅为8天。这些公司是如何在短短的8天里联合到一起的呢?

公告显示,公司2017年预计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69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269万元。公司解释业绩扭亏是因为“主要业务收入增加”和“2017年1月份至6月份财务利息收入增加”。2017年中报显示,公司财务费用为-577万元,公司解释变动原因为“2017年2笔定期存款到期”。(作者:矫月王鹤)

《证券日报》记者发现,*st新亿重整方名单曾多次调整。其中,按照规定的参选人提交参选文件的截止时间为2015年11月24日中午12时,当时有12家公司组成的联合体(以下简称“联合体”)向管理人提交了参选文件。但在5天后,2015年11月29日,联合体向管理人发来通知称,联合体成员之一深圳昌茂自愿退出公司重整事宜。

统计数据显示,从2007年起至今,*st新亿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有9年处于亏损状态。期间,公司净利润也时而盈利时而亏损。

事实上,*st新亿小股东在不满重整方案会令自己亏损七成的同时,也在不满重整投资人能够通过参与重整而取得29.23%的账面收益。更有股东向媒体爆料质疑公司重整投资人有“中技系”背景。

上交所认为,上述安排涉及公司资金5.85亿元,影响重大,相关决策未经股东大会决议,代偿资产已被抵押,资产质量存疑,公司及投资者利益可能受到重大损害。鉴于此,上交所要求*st新亿给个明确的说法。

此外,原重整方之一的深圳昌茂,也被爆出合伙人天津国恒铁路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曾是“中技系”旗下上市公司。

上一篇: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7a2.com.cn四川省简阳市悼趴透家居装饰有限公司 - www.7a2.com.cn版权所有